首页 > 连续剧 > 日韩剧 > 美女身材真好被下药

美女身材真好被下药
美女身材真好被下药正片
主演:邵传勇 金盛吴 卡罗利娜·西奥尔 威尔·图德 苏枕袖 
类型:犯罪 悬疑 日本剧 日本 
导演:Gokul 
地区:内地 
年份:2018 
介绍:那里早有诸多警察守候。让迷失在感情迷宫里的四个人最终知道了什么才是生命中最重要的东西。上麻省理工大学。抛弃夏鸣涛,自身刻苦努力加上天才学霸左岸的独家指导,
  • 高速云播放
  • 高速云M3U8

美女身材真好被下药猜你喜欢

美女身材真好被下药相关问题

有哪些科幻经典名著

《海底两万里》很好的一部小说,而且当时作者的很多幻想都已经成为现实,很神奇,所以值得一读



科幻世界详细介绍

你好 《科幻世界》 所属分类: 中国杂志 互动百科媒体联盟 互动百科媒体联盟平面科教类 科幻 科普类媒体 科普读物 摘要:《科幻世界》(Sci-Fi World,缩写SFW),中文月刊,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乃至世界发行量最大的科幻小说杂志,曾获得“世界科幻协会最佳期刊奖 ”,并入选“中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杂志社总部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成都市。杂志社还衍生出多个面向不同群体的科幻、奇幻类刊物,如: 《科幻世界画刊》 (已停刊),《飞·奇幻世界》,《科幻世界下半月版·译文版》,《惊奇档案》(已停刊),《小牛顿》等。并不定期出版丛刊《星云》(已出至《星云六》),主要刊载国内外原创中短篇科幻小说。提问 编辑摘要 《科幻世界》封面《科幻世界》(Sci-Fi World,缩写SFW),中文月刊,创刊于1979年,是中国乃至世界发行量最大的科幻小说杂志,曾获得“世界科幻协会最佳期刊奖 ”,并入选“中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杂志社总部位于中华人民共和国四川省成都市。杂志社还衍生出多个面向不同群体的科幻、奇幻类刊物,如: 《科幻世界画刊》 (已停刊),《飞·奇幻世界》,《科幻世界下半月版·译文版》,《惊奇档案》(已停刊),《小牛顿》等。并不定期出版丛刊《星云》(已出至《星云六》),主要刊载国内外原创中短篇科幻小说。其前总编为中国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得主阿来(已离职),现任社长、总编秦莉,主编姚海军。目录 [隐藏] 1 发展历程 2 现编辑管理团队 3 官方说明 4 盈亏历程 5 相关评论 6 相关词条 7 参考资料 《科幻世界》-发展历程 《科幻世界·译文版》封面《科幻世界》创刊于1979年,前身是《奇谈》和《科学文艺》 ,至今已有二十余年的历史;有数据显示《科幻世界》发行量最少的一期仅七百份,而今天是近四十万;是全世界发行量最大的科幻杂志,曾获得“世界科幻协会最佳期刊奖”、“中国国家期刊奖提名奖”,并入选“中国百种重点社科期刊”、“双奖期刊”,曾承办过1991年世界科幻协会年会,是中国科幻期刊中一面历久弥新的金牌。目前发行量已经高达40万.《科幻世界》成功举办了97北京国际科幻大会,在国际科幻世界享有盛誉。《科幻世界》入选“全国百种重点社科刊”。是中国期刊界一个响亮的品牌。在科幻小说之外,《科幻世界》亦设立有“图说科幻”、“科幻影视”、“科学美文”、“奇想”等栏目,皆由资深编辑亲自执笔主持,受到读者的广泛欢迎。“把握现在,拥抱未来。”这便是《科幻世界》风靡于大中学生、广大青年人和所有科幻爱好者中的真正原因。“把握现在,拥抱未来。”这便是《科幻世界》风靡于大中学生、广大青年人和所有科幻爱好者中的真正原因。 中国银河奖《科幻世界》以发表科幻小说为主,一年一度的“银河奖”是中国科幻业界内代表中国科幻整体水平的最高奖项。国内知名科幻作家,皆在此受到全国科幻读者的瞩目。在科幻小说之外,《科幻世界》亦设立有“科学”、“科幻影视”、“前沿”、“跃迁层”、“科幻写作堂”等栏目,皆由资深编辑、作者执笔主持,受到读者的广泛欢迎。除了《科幻世界》,科幻世界杂志社现在还办有《科幻世界·译文版》(单月科幻、双月奇幻)、《飞·奇幻世界》和《小牛顿》 ;另外曾办过《科幻世界画刊》、《科幻世界·幻想译文版》(现与科幻世界·译文版合并)、《惊奇档案》、《飞》等。并且不定期地推出《星云》,以刊登一些优秀原创中长篇科幻小说;目前, 《星云》已经出版四本,分别为《星云》(天意)、 《星云Ⅱ·球状闪电》 (球状闪电)、 《星云Ⅲ·基因战争》 (基因战争、飞呀飞、回忆苏格拉底)、《星云Ⅳ·深瞳》(去死的漫漫旅途、无名氏、深瞳)、《星云Ⅴ格兰格尔5号》、《星云Ⅵ·掉线》(掉线)。科幻世界杂志社还与多家出版社策划了“世界科幻大师丛书”、“世界奇幻大师丛书”、“世界流行科幻丛书”、“游戏科幻小说”和“美国最佳科幻小说年选”等,为中外科幻文学交流做出了不可磨灭的贡献。《科幻世界》-现编辑管理团队 总 编:秦莉 社 长:秦 莉副总编:姚海军 副社长:刘成树主 编:姚海军 编辑部主任:杨枫文学编辑:田子镒 刘维佳 师 博 李克勤 明先林 谭乐乐 白俊霞美术编辑:李益炯 编 务:贺 静 《科幻世界》-官方说明 科幻世界杂志社是中国最具影响力的专业科幻出版机构,旗下拥有《科幻世界》、《飞·奇幻世界》、《科幻世界·译文版》和《小牛顿》四种深受中国青少年读者欢迎的畅销期刊和幻想类图书项目。科幻世界系列期刊及图书拥有数量庞大的忠实读者,在中国幻想类期刊市场上,特别是在大、中城市的期刊市场上,稳定保持着95%以上的市场占有率。 世界科幻协会(WSF)年会科幻是高科技时代的专属文化语言,科幻类期刊、图书则是畅销书目上的重要部分。作为国内科幻业界的主力军,科幻世界杂志社一直致力于中国科幻文化市场的培育,每年一度的中国科幻银河奖征文催生出大批优秀科幻作家和科幻佳作。1991年,科幻世界杂志社代表中国科幻业界成功主办的世界科幻协会(WSF)年会,被WSF评为“WSF成立以来最隆重最成功的1991年年会”。1997年,科幻世界杂志社遍邀全世界的科幻作家、科学家、宇航员参加’97北京国际科幻大会,其辉煌永载中国科幻史册。随着《哈利·波特》 、 《魔戒》等境外奇幻文化对国内文学出版市场的冲击,科幻世界杂志社创办《飞·奇幻世界》,以此为阵地,擎起国内原创奇幻文学的旗帜;同时以《科幻世界·译文版》为窗口,向国内读者引荐国外幻想文学精品。科幻世界再一次站在了中国奇幻文学的前沿阵地上。 为了让国人的想象跟上时代,为了打造中国科幻图书品牌,科幻世界杂志社与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强强合作,于2003年正式启动了中国科幻“视野工程”。“视野工程”的三大支柱丛书“世界科幻大师丛书”、“中国科幻基石丛书”和“流行科幻丛书”,以专家的视角,广泛运用刊物、网站等专业媒体的宣传攻势,掀起了又一轮科幻热潮。2004年,“科幻大师丛书”更荣获了由中国出版工作者协会、国际合作出版促进委员会、中国出版科学研究所、《出版参考》杂志社等出版界权威组织颁发的2003年度引进版社科类优秀畅销图书奖。“科幻世界出品”已在国内科幻小说读者群中树立起了鲜明的品牌意识,“科幻世界杂志社编辑”便是科幻图书质量的品质保证,读者认购的风向标!《科幻世界》-盈亏历程 《科幻世界》艰苦多年,到九四年才扭亏为盈,后来经历了一个暴涨期,钱大把的进来,又不知如何管理。当我九八年到《科幻世界》时,杂志社正处在这个时期内。成都的科幻迷组织只要报个活动计划,就能成百上千地从杂志社拿出钱来。装修个办公室也是想买什么就买什么,无预算无计划。他们在上海搞的大型宣传活动花费了两万块钱。九七年那场完全由《科幻世界》一家出资,投入巨大的世界科幻大会更不用说了。公正地说,《科幻世界》那些年搞的活动是中国大陆仅有的科幻活动。没有这些活动,世人更不知科幻为何物了。 作为生意人,杂志社高层在扭亏为盈之后,一直在寻找新的利润增长点。在他们看来,中国科幻的市场就这么大,也没什么搞头了。于是把大量资金抽到其它项目上去。颇为讽刺地是,这些项目都赔了钱,个别小公司甚至走到倒闭的边缘。几年来,仍然只有他们从内心深处并不喜欢的科幻给他们带来了利润。并且利润十分巨大,足以把那些亏损冲得无影无踪。后来他们变“扎实”了,只是把从科幻上赚到的钱置换成房地产:住宅房以奖励为名送给“老职工”,另外还有其它一些房地产,置业范围甚至远达成都以外的某郊县。当一个科幻爱好者走进他们那些拥挤的办公室时,很难想象这个杂志社真正的家底。 《科幻世界》-相关评论 阿来1979年,四川省科协创办了一个名叫《奇谈》 (后又更名为‘科学文艺’)的科普杂志,这就是今天《科幻世界》的前身。“四川省科协”这五个字让《科学文艺》在当时广大科幻爱好者心目中已经隐约有了“国家级科幻杂志”的权威性。在当时中国的计划体制下,每个省都要办一家科普刊物,像上海的《科学画报》 、海南的《大科技》等。如果你没有找到你那个省的科普刊物,那就是由于它的发行量太小的原因;《科学文艺》当初就是作为四川省下属的省级科普刊物出台的。 那个时代里,科幻和科普是不分家的。甚至中国科幻作家的全国性组织都被称作“中国科普作家协会”并延续至今。当时的《科学文艺》上充满了科普文章、科学家传记等内容,当然也有大量科幻小说。而那时许多科普刊物甚至纯文学刊物也都在发科幻小说。《科学文艺》只是更为集中一些。当时与它风格一样的刊物有北京的《科幻海洋》、天津的《智慧树》、黑龙江的《科学时代》和《科幻小说报》,被称为中国科幻的“四刊一报”。 在那个百废待兴的时代里,《科学文艺》轻而易举就达到了二十万册发行量。其它几家科幻报刊也是一样。但是很快,政治和市场的压力双管齐下,其它几家无法抵挡,败下阵来。最后一个倒闭的是天津的《智慧树》,时间是一九八六年。 压力之下,四川省科协让《科学文艺》自负盈亏,这是一个重要的变化。从那以后,这家杂志社慢慢变成了“红帽子企业”:头顶着国家刊物的名义,实际上是股份制的民营企业,它的老板就是杂志社里的几个大股东。它拥有国营出版单位无法拥有的灵活,同时对于市场垄断也拥有一般国营出版单位无法拥有的渴望。 没有婆婆,一方面没有靠山,一方面也没有了束缚。当时不足十人的小杂志社民主选举了自己的社长——杨潇,杨潇当选除了本身确有能力外,前四川省委书记女儿的身份也是重要因素。客观地说,如果不是这个挡箭牌,中国科幻惟一的一脉香火也将不复存在。那么九十年代中国科幻的复兴将因为缺乏核心,会比现在更困难一些。在杨潇的带领下,杂志社举办了世界科幻大会、改变了办刊风格……当时,科幻世界的决策层主要由四人组成:杨潇、谭楷、向际纯、莫树清。向际纯时任美编负责人,也是一个策划人。老读者们一定还知道,九四、九五年那时,《科幻世界》象今天的《科幻大王》一样,一半文字一半卡通。没有这个转轨,《科幻世界》就无法切入中学生市场并获得生机。而整个工作基本是向策划并组织的。当时还有一套畅销的科幻美术卡片也是向际纯的手笔。 人的功劳大了,自然不满足原来的地位。于是决策层中发生了一场1:3的斗争。结果以向际纯离开成都到北京一家出版社任职告终。从那以后,再没有人向杨潇的地位挑战,她是杂志社的绝对权威,整个杂志的行事风格很大程度上是她个性的延伸。只是她很少在公开场合露面,公众并不熟悉她。 当时杂志社的编辑部由来自成都一些文学刊物、剧团的编辑组成,本身对科幻全无理解。一位五十出头的老编辑家里有许多古典文学著作。他说:“下了班以后他就看这些,对科幻全没有兴趣”。至于年轻员工更不用说了,他们基本上是科协老员工的子弟,来《科幻世界》单纯是为了一个饭碗。那时社某领导爱提的一件事就是,他把年轻员工召到一起,让他们每人说出三个科幻作家的名字,无论中外均可,结果成绩最好的说出了两个!后来,杂志社陆续引进了姚海君、文瑾、唐风、刘维佳等人,使《科幻世界》里有了懂科幻的人。在杂志社与作者和读者交流时,这些年轻朋友作了主要的工作。但是你千万别有误解或者多大的期望,因为他们只是打工仔,在大政方针上是完全没有发言权的。 阿来进入杂志社又是另外的问题。九七年我参加北京世界科幻大会时,阿来就随谭楷来到的北京。我清楚地记得,当时一位北京“消息灵通人士”远远地指着他说,这个人将是茅盾文学奖的得主。那时我连茅盾文学奖几年一届都不知道,所以根本没想到,这位老兄竟然在“预言”三年以后的事情!当然,《科幻世界》的领导想必更有“预见性”,所以早早地把未来的茅盾文学奖得主聘于账下,等待新闻爆起的那一天。 这种“见好就收”的举动从九八年就开始了,这也是促使我离开杂志社的原因。杂志社的领导都临近了退休年纪,这么作无可非议。而我还是个三十不到的年轻人,坐在一辆日见保守的车上是没有前程的。只不过那时,我没有对任何人讲这个心里话。银河奖(原“中国科幻银河奖”)是中国幻想小说(主要对象为科幻小说,后加入其他相关项目评选)界的最高荣誉奖项,也是中国大陆惟一的科幻小说奖。获奖作品代表着中国大陆科幻创作的最高水平。银河奖最初设立于1986年,为《科学文艺》(现在的《科幻世界》)《智慧树》两家科普刊物联合举办。《智慧树》停刊后,银河奖改由《科幻世界》独家举办。银河奖颁奖大会每年举办一次,成为了每年一度的科幻盛会。2007年,“中国科幻银河奖”正式更名为“银河奖”。在原有的“科幻小说奖”和“年度最受欢迎的外国科幻作家奖”基础上,增设三项大奖,即长篇奇幻小说奖、中短篇奇幻小说奖和科幻美术奖。2009年度中国科幻银河奖2009年12月11日,《SFW》编辑部主任杨枫带领编辑奎宁、刘壮,前往位于成都西部的大邑县晋原镇初级中学。这是《SFW》第二次将“科幻进校园”活动开进中学校园,也是第一次主动走进初中。在去之前,我们心中充满忐忑,初中的孩子们知道什么是科幻吗?老师们对科幻又是什么态度呢? 晋原中学在“5·12汶川大地震”时遭受重创,这个学期才刚刚搬回新建的新校舍。整个学校耗资三千多万,校园宽敞明亮,环境怡人。我们一路走来,在整个大邑县看到的最好的建筑就是这所中学,可见当地政府非常重视教育事业。与前来欢迎的龚老师交谈得知,这所貌似普通的学校竟然建立于1903年,比之前编辑们去过的重庆巴县中学还要历史悠久,不禁让人感慨川渝地区的教育历史悠久。 下午的活动,在晋原镇初级中学老师的热情欢迎下开始。首先是教导主任董主任代领全校语文组的老师和美术老师与《SFW》编辑们座谈,讨论在新课改的大背景下大力倡导科技创新教育。会上,老师们谈了对科创活动的意见,纷纷表示开拓学生的创新能力和创新思维具有十分重要的意义,然后又对现在不少学生沉迷于“玄幻小说”和网络游戏表示了自己的担忧。 编辑部主任杨枫为在座的老师系统介绍了《科幻世界》的发展历程,详述了1999年高考作文题撞车这一“偶然中的必然”事件,强调《科幻世界》一直秉持传播科学,放飞幻想的办刊宗旨,并用从《科幻世界》走出的作者和读者的亲身经历,让老师们知道了一本好的杂志对孩子们成长所起的积极作用。 小编奎宁为老师们解释了什么是科幻,科幻的特点、与其他类型小说的区别。在座的老师听罢恍然大悟似的说:“原来科幻和奇幻是不一样的啊!”奎宁又为老师们介绍了正统幻想类文学与时下网络文学的区分,普及了书刊出版的基本知识。一位语文组的老师翻开面前最新一期的《SFW》说:“我看这篇小文章写得就很好,对学生很有帮助,并不是我们想象的那个样。今后对《SFW》等课外杂志的观念要更新了。” 畅谈了近一个小时,大家意犹未尽地结束了座谈会。这次座谈给于老师们观念上的改变还是很大的,小编们非常希望以后能与更多的中学老师沟通,希望这些最了解青少年的教育者能给于学生更多的帮助。 接着,编辑们来到晋原中学的一间多媒体教室,准备开始科普讲座。虽然这间教室只能坐得下一个班的学生,但讲座会通过学校的视听网络进行现场直播,所有班级的同学都能收听得到。这让本以为只有一两百人听讲的主讲人奎宁紧张不已。好在他进入角色很快,从一个测试题开始,带领孩子们开始了一场“我的想象力哪去了”的想象之旅。同学们在笑声和惊讶声中度过了45分钟。在讲座开始前,《SFW》还为同学们散发了杂志和具有针对性的调查表,为了解读者需求掌握了第一手资料。 夕阳西下,科幻世界杂志社第一次初中科幻行落下了帷幕。老师和编辑们对活动效果都很满意,商量着下一次的活动时间和内容。“科幻进校园”是一项长期的活动,希望通过我们的坚持,能让更多的新读者们都能加入中国科幻的庞大阵营中。2009《科幻世界》校园行之十:重庆科幻行 2009年11月25日早上八点,杂志社编辑杨枫、迟卉、屈畅、刘壮和发行部同事一起赶赴成都火车站,搭乘当天第一班动车组,去重庆举办“科幻进校园”活动。 下午两点半,众编辑放下行囊,乘车前往位于重庆市巴南区鱼洞镇的巴县中学,举办今年首场科幻进中学校园活动。巴县中学是一所百年老校,拥有光辉的历史,学校以“科技教育”为办学特色,提倡科技教育和人文教育有机结合,特别重视素质教育,鼓励学生创建、参加各种社团。该校除了在学生社团中小有名气的“深空”科幻协会,还有创造发明协会、天文爱好者协会、机器人协会等多个学生社团,参加的同学人数非常可观。一进校园,编辑们就被热情的师生引进了即将举行讲座的会场:巴县中学科技馆。学校科技馆正门口居然停着一架退役的歼-6飞机!一架歼击机为什么停在学校里?原来巴县中学是重庆市唯一的“飞行学员早期培训基地”! 学校领导对此次活动重视程度之高,让编辑们颇感惊喜。学校宽松的学习氛围也让编辑们大开眼界。 讲座开始前,众编辑受邀来到三楼会议室,与学校领导和部分学生社团的辅导老师交流座谈。大家就将来互利互助,进一步开展丰富多彩的学生活动展开了热烈讨论。编辑部主任杨枫向巴县中学教务处马万槐处长介绍《科幻世界》。到场的各学生社团指导老师说,我们学校图书馆是订了《科幻世界》的。报告厅门口是专为同学们组织的专场《科幻世界》书刊展销活动。此时讲座还没有开始,同学们在展台前流连忘返。讲座即将开始,同学们陆续走进报告厅,四百人的报告厅转眼之间就坐满了。在《科学•幻想•快乐》这个讲座中,迟卉用很多实例告诉同学们,“幻想是快乐的”。同时,她还通过游戏的形式告诉大家,创作一个幻想故事并不是想象的那么难。等互动环节告一段落,大家走出科技馆才发现,太阳已经下山了。众编辑与学校领导和“深空社”部分同学合影留念。(后面那三位匆匆走下台阶的,是刚才听讲座一直坚持到最后的同学。他们这时又要匆匆赶回教室去上自习。)从巴县中学回来,当晚众人在朝天门一家很有个性的青年旅舍休息。迟卉在写“重庆之旅第一天”的报道。11月26日,感恩节。 上午众编辑考察重庆市中区图书市场(刘壮先回母校打前站),之后应四川外国语学院中文系“原上草”文学社之邀,举办奇幻文学专题讲座和科幻文学沙龙。本次活动得到了川外中文系领导及老师的大力支持。这也是杂志社第一次与高校文学社团共同举办的大型活动。解放碑重庆书城的“科幻小说”专区。令人欣慰的是,科幻世界策划制作的图书在这里品种比较齐全,摆放的位置也不错。下午三点钟,编辑们在川外会合,川外中文系副主任谭代龙老师热情接待了大家。这是活动当天中午,中文系同学现做的两块展板。前期的宣传展板已在学校广场上展出一个星期,海报也在教学楼、图书馆的公告栏贴出,“原上草”同学们的工作热情让人敬佩。屈畅的讲座题目是《西方奇幻文学发展脉络》。除了概述西方奇幻文学发展历史、介绍中译本西方奇幻著作之外,作为《冰与火之歌》的译者,屈畅还结合自身的经验,跟大家介绍了翻译方面的心得。从济济一堂的会场上同学们专注的神情、开心的笑脸看,屈畅的口才和博学非常引人入胜,让大家不知不觉就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台上妙语连珠,台下也是卧虎藏龙:川外科幻协会的会长(你猜是谁?)、重大科幻协会副会长(又是谁?)、川外校园新闻媒体《新一代》杂志主编(你再猜?)……讲座结束,杨枫主任就之前回收的调查问卷中同学们共同关心的一些问题进行了耐心解答。 当晚,众编辑出席由中文系主任邓齐平老师主持的晚宴,席间,大家相谈甚欢,并对今后可能开展的一些合作进行了意向性讨论。尤其邓主任和曹老师提了很多与科幻世界开展深入合作的想法,让大家很振奋。希望在不久的将来,可爱的川外学子们能感受到科幻蓬勃兴起的活力!感谢川外中文系对于本次活动的大力支持!你们有这样一群呵护关心你们的老师,不知道会令多少人羡慕呢。晚餐结束后,编辑们与中文系邓齐平主任及老师、“原上草”文学社社长段瑞雪(后排右一)合影留念。 晚上七点三十分,编辑们参加文学社主持的科幻专题沙龙。有别于以往的读编交流会,当晚的沙龙活动中,同学们非常活跃,大胆提问,编辑们认真答疑解惑,活动一直持续到将近十点钟。直到熄灯在即,大家才依依不舍地分手。总体来说这更像是一场科幻世界推介会,因为会上虽不乏关注钱莉芳刘慈欣的资深幻迷,但不了解科幻的同学更多。如果这两个小时的交流达到了一点扫盲的功效,帮助同学们拓宽了一些视野,编辑们就满足了。沙龙一角可爱的同学们。 11月27日上午,编辑们与 “科幻网”站长杨波和科幻评论人江韬在位于江北区的重庆科技馆会面,大家一边游览科技馆,一边讨论各种科幻话题。科技馆外广场的合影。远处雾中的绿色建筑是重庆歌剧院。傍晚,编辑们与重庆幻迷在解放碑一家咖啡馆玩桌面“不插电”游戏。 11月28日,编辑部重庆行的最后一天。 由于活动定在上午九点半开始,巴县中学距离解放碑有超过四十分钟的车程,当天编辑们起了个大早,一切收拾停当,大家出发前往巴县中学。在巴县中学校门口,编辑们与参加当天读编交流会的部分同学合影留念。 活动正式开始前,同学们先带领编辑参观他们足以引以为豪的巴县中学科技馆。科技馆内的天文馆。展厅内的白球实际上是一些电子秤,可以显示参观者在太阳系各行星上的体重读数。天文馆内图文并茂的展板,向大家展示人类认识宇宙的过程。“深空社”会长大步(右)和副会长(左),后者同时也是巴县中学天文协会会长。科幻交流会正式开始。大家在进行了自我介绍之后,谈及自己是如何接触到《科幻世界》的时候,很多同学都用了一个相同的句式:“我在报摊上/同学手里/图书馆/某某某处——扫了一眼”,相似的经历引得大家不时发出轻笑。交流会十分热烈,话题之丰富广泛大大超出编辑的预想:薛定谔的猫,多维世界,量子纠缠,玛雅预言,自然科学和哲学的区别,人是否真实存在,科幻电影,炼金术,科学是否是一种宗教……因为今天到场的全部是高一和高二的同学,由此可以感觉到巴县中学多年提倡科技创新理念所取得的巨大收效。科幻世界巴县中学见面会在迟卉临场为大家写的故事诵读中圆满结束。会后,科幻协会会长、有个会五国外语的妈妈的大步送给我们一件非常珍贵的礼物:他委托父亲从新疆油田1979号井下1979米深处钻探上来的一块19.79厘米高的岩心!这是创刊于1979年的科幻世界在三十岁生日之际收到的最有价值的礼物。见面会进行中。正在发言的同学思维活跃,博览群书,很能代表巴县中学的教育成果。“深空社”会长大步送给《科幻世界》的礼物——新疆油田1979号井下1979米深处1长9.79厘米的岩心。当日下午四点五十,编辑们登上返回成都的列车,结束了这次为期四天的重庆之旅。 衷心祝愿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科幻早日结出丰硕的果实,有更多的朋友加入科幻世界——我们共同的乐园! 后续报道: 屈畅最近收养了一只流浪猫,出发之前给他的猫准备了四天的干粮,在重庆的这几天一直担心它独自关在屋里会挨饿。回家以后发现,小家伙对待食物似乎不像以前那么热情了——估计是这几天吃太多了……这就是屈畅家的新成员。小家伙第一次为公众所知是在11月25日的科幻微博上;这是第一次放出小家伙的玉照。

友情链接